发新话题
打印

[时评] 自欺欺人的越南改革

自欺欺人的越南改革

每文提要:最近越南政治改革的传闻又在中文社媒上火了一把。甚至有人惊呼,越南的改革直追日本的明治维新。其实,越南改革都是花架子的假改革。越南是法国殖民地,受西方影响比汉人深,但并未达到文明程度。如:越南驻军老挝并操纵老挝内政,这种霸权政策是戈尔巴乔夫首先抛弃的,越南至今都不放弃,因为越南人侵略成瘾(越南人在宋朝独立的时候,其国土就是河内一带,越南中部、南部都是越南人不断侵略扩张的结果)。1935年3月越共于澳门召开第一次党代会;1945年9月2日,胡志明在河内宣告越南独立,随后实行暴力土改,实施过激的社会主义改造,建立劳改营。1975年4月底,越共刚统一南越,数百万人被宣布为美帝走狗被送去劳改,并大肆迫害和驱赶华侨,除回国的16万人外,葬身大海的不计其数。1986-1989年越南向自由化演变,但在1990-1991年遭到了遏制,越共掀起了反“和平演变”的群众运动。越南改革就成了反普世价值观的假改革。

必须看到,越共的领导体制并非朝鲜似的个人独裁,也不似中国的“核心”独裁,而是一种集体领导制即寡头共和制。越南正缓慢地倒向美国以抵制中国南海扩张。越南在2019年初废除了仿效中国建立的户籍制度,还民众以自由的迁徙权;越南也在考虑土地私有化的可能性,比中国开明一些。

一,差额选举不过是自欺欺人的骗局

越南共产党多年来逐步在党内开展差额选举。但在越共最高领导人的选举上,差额选举实行得并不顺利。

2006年,在越共十大对中央总书记进行表决前,政治局对阮明哲和农德孟两个候选人进行了内部测评,结果农德孟险胜。在最后投票阶段,候选人只有农德孟一人,并且最终全票当选。而这种近似于差额选举的做法,并没有在此后的越共最高领导人选举中持续。虽然差额选举的机制已经进入了越共体系,但实行的层级还较低。后来是越南学北京,差额选举日益缩减,总书记的差额选举停止了,集权日益加重,总书记已兼任国家主席和军队统帅。

越南国会代表从1992年开始实行直选,从2001年开始实行差额选举,但这并不是真实的自由选举。根据选举法的规定,所有的候选人,无论是中央或地方推荐的,都需要由越共所控制的非政府组织越南祖国阵线审议通过。澳大利亚国防学院(Australian Defence Force Academy)越南问题专家、荣休教授卡莱尔·塞耶 (Carlyle Thayer)说,“在国会,每个人都要宣誓效忠于越南共产党,忠于宪法,忠于社会主义,所以,从政权的角度看,他们都是安全的人选。”目前,越南国会代表92%是越共党员。虽然国会选举从2007年开始就增设了独立候选人,但这些候选人有不少是与越共有紧密关系的企业家或知识分子,而且他们大部分在选举过程中因为各种因素遭到淘汰。

其实,差额选举是假民主真独裁的“民主集中制”的鸟笼选举,与自由民主的票决制是两码事!只有“自由竞选+人民票决”才是真民主。然而,越南宪法第8条规定:国家实行民主集中制原则;也就是倾听人民的呼声而已,人民并无任何决定权。越南宪法还规定了共党才是统治阶级、才能当官。第4条说“越南共产党坚持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胡志明思想,作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和全民族利益的忠诚代表,是担负领导国家和社会的力量。”

2008年10月越南政府推出了一套地方官员直选的试行方案,但遭到国会否决。一些议员担心,如果国家主席经过直选产生,那么就没办法保证共党掌权。越共中央委员丁世兄说:“越南不需要而且决定不搞—多元化或多党制。”

越共有三个底线:绝不允许多党制、独立宗教领袖和异见分子的存在。一个鼓吹多党制有罪的国度必然是病毒、垃圾国。2013年2月4日,越南一地方法院对一佛教团体宣判,该团体首脑被判处21年监禁,其他21名成员也被判处10-17年的徒刑。

2018年4月,越南审判了阮文台等6名异议人士,起诉书说,阮文台等6人自2013年至2017年成立民主兄弟会,企图改变越南政治体制,建立多党体制。阮文台与黎秋河于2015年12月被逮捕,其余人士于2017年7月被捕。他们面临12年以上的有期徒刑,最高可处死刑。由于德国干预,2018年6月,阮文台与黎秋河被越南政府流放到德国。2018年8月,环保运动者黎庭良(Le Dinh Luong)被控加入海外非法政党判刑20年。

总理阮晋勇多次公开表示,坚决不允许私人办媒体。越南《新闻法》规定,新闻媒体的任务是“宣传、普及、维护党的路线、主张、政策、国家的法律以及国内外的成就”。2018年6月,越南国民大会通过了网络安全法,受到越南民众和国际社会普遍批评。据2019年1月1日实施的该法,网络业者必须在收到政府当局要求24小时内移除冒犯当局的内容。网络公司还必须将用户数据存储在国内、核实用户信息,当局可不经法院下令要求业者揭露用户数据。

2010年1月20日,胡志明市法院认定:四位异议人士“意图顛覆人民政府”,分別判5-16年的徒刑。检察机关沒有提出任何证据來支持其起诉的罪名。2012年9月,胡志明市两名异议人士分别被判处12年和10年有期徒刑,检方指责他们在自己的博客以及一个被禁的网页上散播批评政府的文章。2015年9月2日,越南独立70周年实行大赦,释放包括34名外国人在内的1.8万多名囚犯,但是,越当局不释放因被控危害国家安全而被判刑者。

2017年,越南至少10人因言获罪。阮玉如琼(“蘑菇妈妈”Mother Mushroom)判10年图形,2017年11月30日法院二审的时候,阮玉如琼的母亲阮氏雪兰和在法院外的人士抗议,被一群便衣警察殴打。其母的脸部、头部均遭重击;其舅阮明雄也被殴打。便衣警察还殴打了博主郑金进和自由人士阮邓武、阮公清和陈秋月,律师武安东手机被抢走。事后,郑金进和陈秋月等数名抗议人士被警察拘留几小时。郑金进的父亲郑春松于2011年3月因轻微交通违规被警察殴打致死。蘑菇妈妈的“犯罪”证据之一就是收集了“警察滥杀平民”的31个案例。蘑菇妈妈在狱中被拒绝给予适当的医疗照护,因而其健康状况急转直下,2018年10月被越南政府流放到美国。

2018年11月,越南知识出版社总编朱好因为出版批评一党制的翻译书籍而受到越共的通报批评。2019年3月8日,越南岘港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陈德映因指责“越南的顶层是北京的奴隶”被开除了党籍,通报说:“陈德映山的错误非常严重,造成负面的社会舆论,损害了党的威信。”2019年5月10日,越南法院以在脸书散播反政府宣传为由,判处武氏蓉(Vu Thi Dung)和阮氏玉霜(Nguyen Thi Ngoc Suong)6年和5年徒刑。

二,越南不可能司法独立

在网上流传着一个美丽的谎言——越南总理潘文凯说:“越南将建设一个美国式国家,司法独立”;是2012年2月12日发在天涯社区的。潘文凯1997年9月至2006年任越南总理,2012年他已不是总理了,他何时何地说这话,帖子无交代,显然是伪造,以此来影响中国的政局(当时处在薄熙来倒台前夕),结果“司法独立”成了中、越两国的禁区。

2013年的新宪法仍强调:越共的领导地位和工人阶级主权,否定“三权分立”,反对主权分割。

2005年6月2日越共中央政治局发布了第49-NQ/TW号关于《2005年至2020年司法改革战略》的决议,强调:“完善党委指导重大、疑难案件的处理机制,建立党组织与司法机关及其他相关部门的协调机制。党委常委会要定期听取司法工作情况报告并给予指导。明确规定党委常委会领导、指导司法活动的个人与集体责任。”

关敏说,那些歌颂越南改革者都是改良意淫者。因为:越南政府就是流氓土匪。2014年5月,便衣警察在河内市街持铁棍攻击维权人士陈氏娥(Tran Thi Nga),打断她的右膝和左臂。2015年8月,一群网友和维权人士,包括陈氏娥、周孟山(Chu Manh Son)、张明潭(Truong Minh Tam)、黎氏香(Le Thi Huong)、范文庆(Phan Van Khanh)和黎庭良(Le Dinh Luong),前往林同省拜访刚刚出狱的4年徒刑的政治犯陈明日(Tran Minh Nhat)。回程时他们分乘不同公车离去,突有不明身分的便服男子上车,把他们拖下车外当众殴打。2015年12月,维权人士阮文大(Nguyen Van Dai)前往义安省南坛县某教区宣传人权与宪法,会后偕同三名维权伙伴离开时,一群以口罩遮面的男子拦下他们乘坐的计程车,把他们拖下车殴打。

2016年6月,民运人士阮文成(Nguyen Van Thanh)在岘港一家餐馆遭不明男子朝他脸上挥拳。警察到达后,没有调查打人事件,反而拘留阮文成数小时,审问他撰写的政论文章。2016年7月,环保人士罗越勇(La Viet Dung)刚离开河内No-U足球俱乐部的聚会,就在路上被一群不明男子持砖攻击,头骨破裂。

2017年2月,在广平省屯市,一群便服男子绑架维权人士阮忠尊(Nguyen Trung Ton)和友人阮越赐(Nguyen Viet Tu)拉上厢型车开走。他们把两人衣服扒光,用夹克裹头,再以铁管殴打后,将他们弃置树林。阮忠尊全身多处受伤,事后到医院接受手术救治。2017年4月,一群戴口罩的便服男子在广平省屯市绑架维权人士黄成发(Huynh Thanh Phat)和陈黄福(Tran Hoang Phuc),将他们拉进厢型车开走。他们在车上用腰带和棍棒抽打两人,然后把他们丢在树林里。

三,财产公示制度欺世盗名

官员财产公示的做法也吸引了很多的眼光。越南政府早在2005年通过的《防止和反对贪污腐败法》中就规定了公职人员必须公开申报财产和收入。自那以来,财产公示制度经过多次修改,直至2018年《反腐败法》修订,对财产公示做了更严格的规定。

可是,财产公示并不向社会公开,而只是内部公开,这就很难让媒体和舆论起到对公职人员起监督作用。长期研究越南公务员制度的泰国学者塔韦邦(Thaveeporn Vasavakul)说,这些法律规定还有不少漏洞,公示制度的实施情况并不理想。“(财产公示)规定的验证范围非常有限。而且即使人们申报了财产,却没有相应的力量去验证每一项申报。”

越南官员的腐败问题,不但是国内政治的顽疾,也对外商在越南的投资造成困扰。在越南定居5年的中国商人阿雄说,外商在越南投资还是要靠给官员送钱。据国际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公布的2012年全球清廉指数,越南在176个国家中仅排名第123;公布的2019年全球清廉指数,越南在186个国家中仅排名第96。排名越后则越腐。

越共总书记阮富仲自2016年在越共十二大上获得连任后,越南加大了反腐力度。石油、金融和公安等敏感领域先后有60名高官因腐败而锒铛入狱。但这些反腐都有权力派系斗争的痕迹。中国在越商人认为:越南政坛的派系斗争比中国更明显,不像中国还隐晦一点。2019年1月,便衣警察用黑头套绑架反贪腐运动者何文南(Ha Van Nam),将他押上厢型车载走并在途中予以殴打,最后将2根肋骨断裂的他丢在某医院门口。这说明,反腐就是做戏。

外界对越南改革公务员终身制抱着浓厚的兴趣,认为这可能是抑制腐败的措施。但这种兴趣却搞错了方向。越南国会的确在2019年底修订了《公务员法》(Law On Public Employee),打碎了部分公务员的铁饭碗,让他们从2020年7月1日起实行合同制,受到聘用才能上岗。但这里针对的无公共权力的公务员,如:教师、医生和图书馆员等公用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法律上称为Service Delivery Professionals)。有权的官僚们依然是终身制。

四,允许成立独立工会是画饼充饥

越南持续禁止成立独立工会。试图创建工会或劳工团体的组织者面临骚扰、恐吓与报复。2019年2月,因在2010年协助组织茶荣省罢工被判刑9年的工运人士阮黄国雄(Nguyen Hoang Quoc Hung)刑满出狱,警方马上对他实施了全方位的监控。在国内和国际压力下,国民议会6月决议批准关于集体谈判和组织权的《国际劳工组织第98号公约》。

越南政府于2019年11月修订了《劳动法》,规定从2021年开始,越南工人可以自行组织工会。因:越南加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越南-欧盟自贸协定》都硬性规定了,成员国必须有可以代表劳工的独立工会。这部法律通过后,澳大利亚商会(Australian Chamber of Commerce)发表声明说,如果相关部门不颁布实施细则,工人的这一集会权利就难以实现。而近年来,随着工人运动的加剧,越南政府并没有放松对工人维权的打压。2018年,劳工活动人士张明德(Truong Minh Duc)被越南政府以“企图推翻人民政府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至今仍在狱中。

越南政府牺牲老百姓的利益,维护党贵的利益。2018年1月25日,乂安省演州县法院审判了黄德平和阮南峰。两人均因参与抗议台塑公司钢铁厂2016年4月在越南中部造成大规模海洋污染而遭刑事起诉。黄德平曾多次公开声援良心犯和在押人员,多次参加抗议台塑示威,并帮助因毒水而失去生计的渔民索要赔偿。黄德平被被控的罪名是刑法第258条,“滥用民主自由损害国家利益或团体的合法权益”即损害了官方利益和资本家利益。他的另一罪名和阮南峰相同,即刑法257条妨碍公务罪。

2018年1月31日,河内法院宣判:武广顺、阮文田和青年学生陈黄福由于传播“反对国家的宣传”而被定罪。51岁的武广顺和阮文田致力于为移民维权,并组织了一些环保抗议。两人于2017年3月2日被捕,原因是在互联网上发布了17个批评政府的视频。法院判武广顺8年徒刑和5年监视居住,而阮文田被判6.5年徒刑和4年监视居住。23岁的陈黄福是胡志明市大学的法律系学生,他帮助洪水灾民维权,并投身到天主教会在胡志明市的人权项目。2016年4月,台塑集团在越南中部导致环境灾难,这位学生积极参与了抗议活动。他于2017年6月29日被捕,被判6年徒刑加2年监视居住。

2018年2月1日,胡志明市法院也以同一罪名判处了已被当局羁押了一年多的胡文海。51岁的胡文海被判4年刑和2年监视居住。他是一个资助学生到西方国家的奖学金项目的创始人和主席,他在网上批判了官方在教育和环保方面的不当行为。

请扫二维码予以点赞



[ 本帖最后由 自幼 于 2020-6-11 17:42 编辑 ]

TOP

论改革的标准 


[ 本帖最后由 自幼 于 2020-6-29 14:23 编辑 ]

TOP

:lol

TOP

谢谢楼主分享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