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12
发新话题
打印

总结一下我们应该捍卫的旧道德

  如果保守派今后掌权,教育必须脱离政治。
  早期,例如菲特烈大帝时期,大学教育有自治传统,想宣传什么都可以。那是因为大学教育涉及的人很少。
  现在不行了。不仅义务教育,而且大学教育涉及的人数都太多。
  理想模式是:法律规定教育脱离政治。保守派掌握政权,时不时的想加点保守内容到教育中去;而自由派在教育界以法律为武器,不断抵制这一企图。从而实现某种平衡。
引用:
原帖由 ||| 于 2021-6-24 19:14 发表
捋一捋,这个东西是有先后的,弱化家庭在先,政治正确在后
所有人都上学校,学校讲错一句,90%的人都跟着错
而政治不正确但事实正确的那套东西,恐怕也只能家里讲或者自己琢磨

当一个社会为了经济利益 ...

TOP

八、所有的道德谴责都是针对群体的,都可能会误伤,如果你非要说误伤的话
  2016年竞选过程中,川普曾经说过:被俘的不算英雄,这一条仅针对罗姆尼。
  这个话纯属胡说八道。要说有道理,那也只能从川普和罗姆尼的对骂中找道理,就是说,看看是谁先胡说八道的。
  川普这么胡说八道,显然是因为他不想得罪“被俘过”的这个群体以及同情这个群体的人,而不是害怕得罪罗姆尼,或者害怕被指为胡说八道。他赞同或反对被俘,都是有些道理的;只有他这么说才肯定是胡说八道。

  然而,你只要不是胡说八道(加上“仅针对XXX”就是胡说八道)则任何道德谴责都是针对群体的。
  对此,自由派又少不了混淆是非。
  例如,你要是说“我反对黑人犯罪”。他们就会指责你“针对群体”。
  表面上看,你是可以规避一下,你说“我反对犯罪”不行吗?
  你这么说也许可以,但你这么说如果有具体对象那还是不可以。比方说,在论及黑人犯罪的时候。
  甚至在不论及黑人犯罪的时候,也未必可以。例如,自由派把认真执法,逮捕黑人罪犯叫做“大规模监禁”(这是一个类似“种族灭绝”的谴责性词汇)。原因很简单,因为黑人“大规模犯罪”,如果认真执法,当然会导致“大规模监禁”。
  如果你赞同认真执法,那自由派还是会谴责你主张针对黑人进行“大规模监禁”。

  这里的关键就在于:你不能规避“指责群体”,你规避这个,结果就是让自己不能说话了。从一开始,我们就应该说“反对黑人犯罪”,只有当我们说“我们反对黑人犯罪,不反对白人犯罪”的时候,我们才说错了话。
  这就如同如果川普说“罗姆尼被俘不是英雄”,这个话就没错;或者说错也只错在“被俘是否是英雄上”,而没错在“川普恶意针对罗姆尼”上。除非川普加上一句“仅针对罗姆尼”这个话才错了。

  川普可以偶尔用胡说八道的方式规避“针对群体”,但也仅仅是偶尔,如果他天天这么说话,那肯定没人搭理他了。我们也一样。就是说,自由派之所以能压制保守派,就是让保守派在“敢说实话,但针对群体”和“不敢说实话”之间选择,保守派如果选择后者,那保守派肯定会落入下风。

  反过来说,自由派就不针对群体吗?当然针对。除非自由派不进行道德谴责,他们肯定针对群体。我们也可以从这一点来反击自由派。但反击归反击,旧道德归旧道德,单纯反击自由派是无法捍卫旧道德(和任何道德)的,要捍卫旧道德,就必须敢于针对群体。(待续)

TOP

引用:
原帖由 ||| 于 2021-6-24 17:41 发表
是啊,感觉本站复兴有望

我还看不出任何基地复兴迹象,你俩倒是聊得很开心
提醒:
步兵是无码,有码就是骑兵。俺发的贴子,除非注明“推荐”或“经测试”,1080p/720p都是瞎蒙的。
受限于带宽、精力和硬盘空间,下载链接都做不到挨个测试,对于合集内视频截图更是只能欠奉。
另外,推荐【迅雷11】http://yangtai.xunlei.com/?cat=74,
最后,倡导佛系下载,甭纠结,保持平和心态,一切随缘吧。

TOP

回复 28# 基地董事 的帖子

如果真的复兴到上央视的地步,我其实搬个小板凳看着就好
就是因为目前还没有,所以也要活跃一下气氛,添砖加瓦

TOP

引用:
原帖由 nkpoper 于 2021-6-25 18:11 发表
  如果保守派今后掌权,教育必须脱离政治。  早期,例如菲特烈大帝时期,大学教育有自治传统,想宣传什么都可以。那是因为大学教育涉及的人很少。  现在不行了。不仅义务教育,而且大学教育涉及的人数都太多。 ...
不光是教育,工作也是一样。
“中兴爱嫖,华为爱赌”——这个肯定不光是有俩钱烧的。
满大街美团小哥肯定吃饭不着家……

我怀疑家庭就是适配小农经济的
工业化本身就反家庭

TOP

受害者身份不是那么好搞的吧,中国和韩国都想搞一把,可是都没搞成那种格局
引用:
保守派可以承认犹太人有buff,但仅限于犹太人Vs德国人和穆斯林的时候。
确实如此,按历史脉络,犹太人应该管美国人英国人苏联人全叫爸爸,可是犹太人只认儿子,不认爸爸
我觉得不是我们认不认的问题,人家一身重孝,谁见了都得客客气气的,说他坏话可以,问题是谁来挑头?


TOP

原始采集社会<=====>群婚
农业社会<=====>家庭
现代社会<=====>LGBTQ

TOP

引用:
原帖由 ||| 于 2021-6-26 11:11 发表
受害者身份不是那么好搞的吧,中国和韩国都想搞一把,可是都没搞成那种格局确实如此,按历史脉络,犹太人应该管美国人英国人苏联人全叫爸爸,可是犹太人只认儿子,不认爸爸我觉得不是我们认不认的问题,人家 ...
  穆斯林挑头啊。汗。
  关键是左派不讲理,而右派又完全没有话语权,所以他们说什么是什么。
  他们说犹太人好,那犹太人就好。他们说穆斯林比犹太人更好,那穆斯林就更好。
  犹太人这个事姑且不论,穆斯林摆明了就是最坏。因为纳粹屠杀犹太人,所以全世界人民都得向犹太人下跪;因为穆斯林赞助纳粹屠杀犹太人,所以犹太人需要向穆斯林下跪。

TOP

引用:
原帖由 ||| 于 2021-6-26 10:51 发表
不光是教育,工作也是一样。“中兴爱嫖,华为爱赌”——这个肯定不光是有俩钱烧的。满大街美团小哥肯定吃饭不着家……我怀疑家庭就是适配小农经济的工业化本身就反家庭
  
  你用理性进行分析,就很容易走偏,除非你能分析到底,你看我分析到底吧:

  人类是不可能从下一代身上收回成本的。
  即便根据古人的逻辑:养儿防老。
  其实也没多大意义,你活到需要儿子的年龄几率实在是不大,你因为养儿子而损失的营养条件,却肯定会削减你的寿命。
  之所以人类生生不息,不是因为家庭有助于人类福祉。(佛祖是傻逼吗?)而是因为:你不要家庭,那就自我灭绝呗。
  剩下来的自然是生生不息的人类。
  这就是为什么佛祖会讲“一切皆苦”,而叔本华则明确指出,人类苦难的源泉是“生存意志”。

  在工业社会早期,这个事也还是如此运行的。
  现在之所以完蛋了,是因为左派出来捣乱。左派对社会的干预,导致了逆淘汰。这导致现代社会根本不可持续。
  这场灾难,就像新冠一样,是不可能靠封杀言论,假装没事就躲过去的。而区别在于,新冠来得极快,它最多也就是封杀几个月,其它灾难就不同了。

  也就是说,新冠的灾难,最多也就能掩盖几个月;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灾难(大饥荒),最多也就能掩盖几年;而自由主义的灾难,也许能掩盖几十年。
  温水煮蛙,足够让我们彻底完蛋了。


TOP

九、子曰: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这句话没太大实际意义,因为“有道无道”不是绝对的。
  不过,当社会精英恃其强势诋毁人民时,我们可以把这个话拍在他们脸上。
  《圣经》中也有类似言论,但《圣经》中的类似言论没有区分“有道无道”,涉嫌共产主义,不提也罢。(待续)

TOP

十、同性恋不应该结婚
  上面是从中国传统引出的,这个是从基督教传统引出。在历史上,中国人对同性恋相对宽容,而基督教对同性恋则有近乎痉挛的反感。
  不过,与上面的情况相同,无论是中国传统,还是基督教传统,都没有认可同性恋结婚的道理。

  很多人觉得,人们应该有搞同性恋的自由。这当然是没问题的。眼下所论的结婚问题指的是:同性恋要求政府认可其结婚,并予以结婚登记。
  这就不是自由的问题了。
  这就如同你是男的,非要自称是女的,这个其实也是自由。但你非要政府承认你是女的,这就不好了。因为接下来马上就会出现政府应该允许你进女厕所、女浴室的问题了。

  语言是约定俗成的,男的就是男的,女的就是女的,结婚就是男女之间的事。你有胡说八道的自由,但没有要求政府认可你胡说八道的权利。

  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对同性恋采取与人为善的态度呢?
  应该。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同性恋希望获得类似婚姻的保护机制,我们倒也没必要拒绝。这就如同厕所问题,虽然人类是按男女划分的,但很多地方除了男厕女厕,还有残疾人专用厕所。只要你不去践踏正常人的权利(男性进女厕所),正常人也未必不能照顾你的利益。同性恋群体未必比残疾人群体小,给他们搞个特例,也不是不行。

  但是,不能以“结婚”的名义,可以换个词,例如“同婚”之类。

  你别以为这个区别不重要,保留区别的目的,是为了防止他们要求完全平等。所谓完全平等,就是你(正常女性)认为自己是女的,就可以进女厕所;他(变态男性)认为自己是女的,也可以进女厕所。

  这种事太多了,你可能现在意识不到,不等于它们不会发生。例如,当初黑人争取平等权利的时候,人们是否意识到他们会获得特权?对于弱势群体而言,如果贸然允诺其平等,必然会导致他们争取特权。道理很简单:没特权,他们还会弱势。
  对于同性恋,除了厕所浴室等方面也可能出问题;再随便举点可能性:如果今后待收养孩子抢手,同性恋就会说了“正常家庭可以自己生孩子,还是努力自己生吧;我们反正是生不出来,待收养的孩子,必须由我们优先收养”。再往后,他们还会说,正常人找对象方便,同性恋太少找对象不方便,这是我们的文化教育有问题,必须对年轻人进行同性恋洗脑教育,严禁他们说出有正常性取向的话来。等等等等。

  除了上述原因,这个事还可以分两头说。
  从传统基督徒的角度讲,他们讨厌同性恋,这种感情也是需要尊重的。我们必须认识到,适当排斥同性恋对人类社会的存续有利。毕竟正常的婚姻家庭,才是人类社会存续的关键。
  从中国人的角度讲,就是:唯名与器不可以假人。不是结婚,就不能承认是结婚。(待续)

TOP

回复 34# nkpoper 的帖子

我觉得人需要后代的意思不是指望后代以多少的回报率返钱

看看过去那些小说,说道审人命案子,少不了一个名词“苦主”,有还是没有,区别很大。

不说那么严重的,就是一般农村,没儿子也没地位。
人到了老年,没有亲生儿女,其他人像秃鹫一样绕着你飞,这就是儿女的作用啊

再说“养儿子而损失的营养条件,却肯定会削减你的寿命。”这个论断其实也不大真切,如果是平年,多个人就是添双筷子,长大就血赚,饿死人,那是灾年,生不生一样饿死……
绝不是有个人口红线,人就贱兮兮的不断去尝试触碰。

TOP

回复 36# nkpoper 的帖子

同意,还应该加上一条,在成年和自愿的前提下,保护同性恋接受治疗的权利

TOP

回复 37# ||| 的帖子

  从个人角度,我作为现代人都不敢不要孩子,更何况如果我是古人了。
  但这个“个人角度”很大程度上是受生物本能和文化本能控制的。前者还好说,后者是悄悄发挥作用的。是传统文化告诉我们说,你需要有儿女支持你,以防被恶人迫害。而现代左派不仅可以不要儿女,而且敢于引入穷凶极恶的穆斯林。
  然而,现代左派从个人意义上,并不比保守派更蠢。因为他们死于穆斯林的几率,并不比他们的保守派邻居大多少。他们之所以愚蠢,是因为他们会毁灭社会,而不是自己。

  “多个孩子就是添双筷子”是典型的男权视角。
  虽然我作为保守派,应该接受男权视角。
  但是在男权今后并不可能恢复到那种程度的情况下,我还是不打算根据那种程度的男权视角来考虑问题。
  对于生孩子,女性付出的代价要比男性大得多。
  而对男性来说,这也未必就很赚;营养水平下降肯定会增加死亡率。我不是说饥荒。

  养儿防老,在人们的预期寿命很短的情况下,主要是利用了人们的恐惧本能。
  但这种利用之所以有效,并不是理性的结果,而是文化氛围的结果。
  我举个例子。
  对于士兵来说,他们有时候会倾向于奸淫掳掠。虽然对于任何军队来说(既然是士兵,其背景自然是军队,而不是蛮族),这种行为都是可能被枪毙的。
  但士兵也不一定没理由这么干。在很多战局中,士兵的死亡率实在是太高,反正活不了太久,不如趁着自己还活着爽一把。
  然而,在这类战局中,也并不是所有军队都会作恶多端。有些军队仍然可以通过纪律和荣誉感来约束其士兵。
  但起作用的,其实是纪律和荣誉感,而不是理性。
  军队可以把因为奸淫掳掠而被枪毙者的下场描得很不堪,让士兵们畏惧这种命运甚于畏惧“光荣战死”。
  但从理性上分析,被枪毙其实比“光荣战死”更容易一些。毕竟很多人在战死的时候,会拖很久才能死。

  当然,我并不是说,我是宁可因为奸淫掳掠而被枪毙也不愿意光荣战死的人。
  正如我一开始就说,我作为现代人都不能放弃生孩子。如果我是古人,当然更会因为恐惧而积极养儿防老。
  但是,这不等于说,我的选择就是理性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强调旧道德,而拒绝进步主义用理性来批判旧道德的次要原因。
  注意,这是次要原因。
  主要原因是:旧道德虽然对个人而言不理性,但终究有利于社会。而进步主义的新道德,既对个人而言不理性,也不利于社会,完全是犹太阴谋。

[ 本帖最后由 nkpoper 于 2021-6-29 21:57 编辑 ]

TOP

十一、新道德和旧道德的实质性区别
  这个应该写在最前面。但是不能那么写,不能一开始就写大段大段的笼统内容。
  即便是写没人看的文章,也得按“让人看”的标准来写。

  概括的说,旧道德最主要是资本传统和基督教传统的结合,在一定程度上也符合中国传统。例如,基督教传统反对同性恋,而中国传统无视同性恋。
  旧道德是旧时道德的综合,它们并非没有内在矛盾,但经时间验证大体可行。

  而新道德,则是借科学之名推行的人道主义原则。当然,人道主义也不是一个固定的概念,保守派和进步派各有理解,但大体意思就是这个。
  在新道德中,马克思主义是最科学的,自由主义黑命贵之流则是一目了然的垃圾(你也可以说它是一目了然的人道主义)。

  马克思给很多人留下了错误印象,他们认为,马克思是研究社会科学的学究,马克思的研究结论是否正确姑且不论,他的社会科学理论反正是研究的结果。
  然而,我们看一下时间顺序就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了。《共产党宣言》发表在先,《资本论》发表远远在后。就是说,马克思是先当激进分子,试图挑起社会革命,受挫,转而研究学问,试图用理论的方法来继续蒙骗世人的。他是先有结论,然后再去罗织理论依据的。而为什么马克思会先有结论?当然是基于某些他认定为人道主义的原因。

  人道主义也无所谓不好,但是作为政治的出发点肯定是不行的;这就如同宗教也无所谓不好,但不能政教合一。
  从道德角度讲,人道主义也是旧道德的组成部分,但只是旧道德的组成部分而已。而人道主义对于新道德,等于是幕后黑手。就是说,它是以某种若隐若现的方式发挥作用的。但你指责新道德不科学时,它会搬出人道主义来否决科学;而当你指责新道德不人道时,它又会搬出科学来否决人道主义。
  不过,平心而论,新道德并不比旧道德更加自相矛盾。只不过,旧道德是经过时间验证的,而新道德则相反:不是未经时间验证,就是已经出现过极坏的结果。在此背景下,新道德只能求助于理性,然而理性实在是和道德关系稀薄,无论新旧。(待续)

TOP

回复 39# nkpoper 的帖子

我觉得如果我们再分析古人多生孩子的动机,是分析不出个什么卵来的
首先是揣摩前人心态这种事本身就有固有的困难,其次是说来说去我们的讨论其实就没有建立合理的基准线,虽说日头底下无新事,但是近现代以来,好像还真有不少之前未有的变化。像什么新作物的引进,以及作为常态的战乱。很难建立起来古人对于生育和生活水平权衡的清晰心理图景。感觉说下去,就成了鬼打鬼……

TOP

回复 41# ||| 的帖子

  其实我想说的是:
  心理状态本身无须合理性。
  这就如同,如果有两种人,一种人想生孩子,另一种人不想。前一种人无论是从文化方面,还是基因方面,都是无法传承下去的。
  结果自然只剩下后一种人,哪怕他们的心理状态并无合理性,而近乎我们所谓的“偏执狂”。

  再说个例子(应该是真事,民国年间的)。
  有个上门女婿,领着他老婆的兄弟们练习“道法”,结果差点没被老丈人骂死。
  这种道法就是所谓的“添油法”。道教认为,如果不向外射精,而是向内射(实际上是进入尿道膀胱,当然道家不这么认为),则可以防止精气外泄,益寿延年。而且相对而言,这么干也较持久。还可以避孕。
  这就很爽,对男女双方都是如此。
  当然,也有断子绝孙的效果。老人发觉自己家人丁不旺,偶然发现原因所在,当然就把他们都骂个半死,然后严厉禁止了。

  我的意思是说,古人要断子绝孙也不难。只不过,断子绝孙是无法世代传承的。

TOP

回复 42# nkpoper 的帖子

不对啊,你这不就是李森科遗传学吗?

TOP

回复 43# ||| 的帖子

  没有啊。
  认为道德是理性的,才是李森特吧。
  哈耶克的理论是:人类社会是由试错构建的,不是由理性构建的。
  而所谓的试错,当然就是:错误的被淘汰,正确的留下来。
  注意是正确不是理性。
  例如,旧道德反对淫乱是没有理性基础的。但反对淫乱是正确的,因为淫乱的负面效果太多了。

TOP

回复 44# nkpoper 的帖子

我是说“想生孩子”这个问题上的选择,后天因素大于先天因素,甚至客观因素大于主观因素。这里头不会有有效的育种效果吧。

TOP

回复 45# ||| 的帖子

  不知道你怎么理解育种效果。
  生孩子这件事,就是一个达尔文过程:你不生,那就没你了。无论从文化传承上讲,还是从基因传承上讲,都是如此。

TOP

十二、从道德观的区别,理解道德的非理性
  人类的道德观是有很大区别的。
  薛西斯(好像是他)为了向人们说明道德的相对性,曾在他的广阔帝国里找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所属部族的丧葬风俗是火葬,父亲死了就烧掉;另一个人所属部族的丧葬风俗是:父亲死了就吃掉。
  薛西斯问双方,我出多少钱给你们,你们才愿意把风俗换一下?双方都请求薛西斯不要再说这种可怕的话,这种事是给多少钱都不能做的。

  如果说这个例子太XX,我再说一个清淡的:某些地方的汉族也曾有盗窃的风俗,以至于男青年如果不会偷东西,就会被女青年视为没本事,会找不到对象。

  然而,只说清淡的这个是不行的。只谈这个,人们很容易凌驾于道德之上,而无视道德对自己的强制力。就是说,人们很容易理解这种盗窃道德:穷、法制败坏呗;也很容易想象自己在同样的环境下,即便不完全遵循这种道德,也难免向这种道德妥协。
  但人们能想象自己吃人吗?尤其是吃掉父亲。注意,不是在濒临饿死之类极端情况下,那种情况就像“穷、法制败坏”一样,是有助于人们凌驾于道德之上进行思考的。

  传统道德的这种非理性特征,很容易导致进步人士以此为由攻击传统道德。而对此不理解的人,也很容易“从善如流”。那你就等着吃人吧。就有自由派科学家声称,为了减缓气候变化,人们应该吃人(当然指的是自然死亡的人的尸体)。(待续)

TOP

十三、秩序性
  例如,买东西应该排队,不要乱停车,不要乱扔垃圾,等等等等。
  这些貌似是废话,而且,与前面所讲的旧道德不同,此类道德似乎没人反对,没争议也就没必要论。

  其实不然。
  从一开始我就说,道德是社会的事,这就意味着,如果有人违反此类道德,大家应该当面给他白眼看,背后把他说成是XX。
  对此,自由派也不是完全没践行,因为他们没少了借着这些题目,说汉人是XX。
  然而,黑人、维族呢?
  一个基本事实就是:大多数黑人都是XX,而维族比黑人更坏。

  要维护社会道德,就不能搞政治正确。

  另一个基本事实是:社会道德也是有成本的。
  日本和德国都曾经是国民秩序性最好的国家,这显然是因为他们长期执行军国主义;军人需要有在最恶劣的情况下保持良好秩序的能力,而军国主义当然要推行普遍义务兵役制,在此背景下,其国民能在一般情况下保持良好秩序,岂不是太容易了?
  (而至今日本的秩序仍然良好,德国却不太行了,显然是因为日本人远比德国人更排斥黑人和穆斯林。)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也没必要指望汉人的秩序性能好到哪里去。还是那句话,我们要有所敬畏,但没必要一定把敬畏执行到底。(待续)

TOP

十四、法律和秩序
  法律和秩序所讲的“秩序”,要比上述“秩序性”更重大,就是说,一般是指需要用法律而非道德来维护的秩序。这一点看起来就跟道德无关了,实际上,跟道德关系极大。
  这里姑且不论,具体法律的制订就跟道德倾向有关。

  这里的关键是:归根到底,维护秩序的工具不是法律,而是执法。

  左派可以通过破坏执法,来实现其目的。
  例如,在黑命贵暴乱期间,左派一直嚷嚷“减少给警察的资金”;暴乱结束以后,甚至哪怕已经被捕的暴徒,很多都以不起诉告终。
  参见五四运动,“进步人士”压迫政府释放暴徒。

  美国至少有1100万(也可能有2000万)非法移民,左派不仅阻挠对非法移民采取措施(防范和遣返),而且公然设立庇护城市。
  注:非法移民活动违法,但保护非法移民并不违法。

  法律可以用来保护秩序,也可以用来破坏秩序,法律到底发挥什么作用,结果完全看哪派掌权。或者说,当权派根据哪种道德观念行事。

  不过,这个地方虽然跟道德有密切关系,但一目了然不是道德(无论新旧)能解决的问题。
  我非道德家,所以讨论道德的这一系列,我将以道德本身的无能为力告终。

  甚至制度也是苍白的。因为制度和法律在这个地方几乎就是一回事。
  那么结论是什么呢?

  保守派必须掌权。
  你可能觉得,这个话很无聊,以自己所在派别必须掌权来做结尾,有什么意思呢?
  我的意思是说:
  如果保守派再次掌权,必须要真掌权,敢于运用权力。

  五四的进步青年最终掌权以后,他们会释放反对自己的暴徒,还是会镇压和平抗议?当然是后者,参见六四。
  黑命贵暴乱时,那些主张“减少给警察的资金”的左派政客,他们是真心限制政府权利,捍卫人民自由吗?当然不是,没过几天,当他们面对川普支持者的抗议浪潮时,他们不仅调动警察,而且调动了军队。

  军队和警察,对左派而言,不是用来保护法律和秩序的,当然更不是用来保护人民和传统的,而仅仅是用来保护罪犯和他们自己的。

  下一次不能再给他们机会了。(结束)

TOP

又见博士,你好博士!多年未见,甚是想念。

TOP

 50 12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