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讨论一下技术进步对政治自由和人类尊严的危害(我觉得不严重)下

讨论一下技术进步对政治自由和人类尊严的危害(我觉得不严重)下

  最后说下人类自由。

  这里讨论的既不是政治自由,也不是人类尊严,但与两者都有关系,而且对于绝大多数人,这似乎是最重要的。


首先说理论
  从自由的字面意义上,人类从来都不自由。保守主义者所拥戴的古老传统,大多数都是对人类的束缚。例如,要求人们重视婚姻家庭,之类。
  当然,作为保守主义者,人们仍然有资格抱怨自由被剥夺。现代社会难免会有各种新的束缚,例如,义务教育、强制疫苗接种、交通规则等等等等。
  同时,人类的古老传统对自由的危害是有限的,它就是我们已知的那些。而技术进步危害人类自由的潜力是无限的。
  因此,基于保守主义立场,人们就会尽可能迟滞技术进步对社会的影响。

  迟滞肯定是有好处的。人类社会需要时间来调整,以适应新的形势。但仅仅讲迟滞,就没具体内容了,本文也可以结束了。
  除了迟滞之外,我具体说点什么呢?接下来的具体内容,我可以说是“古典自由主义”的结论,你也可以说是“纳粹主义”的内容。其实两者还是“一回事”,为什么两者是“一回事”,我最后再说。


“劳动使人自由”
  就一般语境而言,这个话最好别说,呵呵。这个话之所以臭名昭著,是因为它曾经常被标在纳粹集中营的大门上的。
  当然,即便对于那些不知道上述集中营的事的人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好话,因为“劳动”一词,也被共产党搞得臭名昭著。
  在上述纳粹语境和共产党的一般语境下,劳动主要指“体力劳动”,甚至是惩戒性的劳动(劳动改造既是纳粹的逻辑,也是共产党的逻辑,而也很容易理解为996式的工具人劳动。

  虽然这并不是“劳动”的本意,但为了绕开人们已经形成的恶劣印象,我下面换一种说法:“纪律使人自由”。
  这也是纳粹的口号之一,某纳粹德国军官在其回忆录中,还强调了这个话,他说:当你以谨守纪律为自己的准则时,你就会感受到自由;反之,你就会处处感受到不自由。

  这个话很有道理。你在实验室里,如果谨守实验规范,那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做各种自己想做的事,感受到自由;反之,如果你不谨守实验规范,倒不一定会出事,因为防止出事是人类本能。如果你没养成谨守实验规范的习惯,没有训练自己按各种操作规范严格操作的能力,那你首先会不敢做某些实验,结果就是,你会明显感受到不自由。


回到保守主义
  人类的自由、尊严甚至生存,实际上都是依托于社会传统的。
  古人也不可能为所欲为,享受字面意义上的自由,如果他们那样做,他们早就灭亡了。只有那些谨守规范的人类,才能成为我们的祖先。

  我们是否能既不要传统的束缚,又免于技术进步的危害,而享受纯粹的自由?
  从绝对意义上,当然是不可能的;从相对意义上,仍然是可以尽可能争取的。

  对于人类群体而言,是不可能单纯的靠藐视束缚而获得自由的。无政府主义和共产主义,或者是变成闹剧迅速收场;或者就是靠暴政才能推行,而后者意味着绝对的不自由。
  注:在西班牙内战中,无政府主义者是共产主义者的盟友,后者秉持布尔什维克主义理论,希望先夺权,反而比较讲策略;而前者则要直接搞社会革命,他们罔顾“统战”原则,毫无顾忌的施暴。

  如果希望稳步获得自由,就必须由保守主义来掌握方向,拒绝任何过快的进步。因为任何过快的进步,都容易让社会失序,而无论是失序,还是对失序的压制,都会危害人类的自由。
  注:所谓失序,例如,有些地方成为“法外之地”,人们先是在夜里,后是在白天,都不敢到那里去了。这当然危害了自由。

  至于人们如何缓慢的获得自由,那就不是我能具体说的了。如哈耶克所言,人类社会是试错构建的,不是由计划推行的。
  保守主义可以保障一个试错的环境,防止左派用政治正确来破坏自由。政治正确首选会破坏政治自由,然后也会破坏一切自由。


技术进步和隐私权
  如果是想在外边偷情而不被老婆发现,随着技术进步,这种隐私权必然大打折扣。但技术进步无法避免的危害也主要限于这类情况。
  这类情况的特点是:你老婆肯定不跟你讲别的,只要被她发现了,你就完蛋了。

  但在大多数情况下,隐私权其实也无所谓受害。只要社会氛围乐意尊重隐私权,那么,人们就不会去破坏别人的隐私权。因为你破坏别人的隐私权,在技术发达的背景下,你也很容易被揪出来,被搞得很惨。
  人类能安稳生活的根源,从来不是因为他们能保卫自己,而是因为事后的惩罚措施。技术进步让惩罚变得更加确定,这就可以抵消它让人们增加的脆弱性。

  当然,权贵除外。在“邦无道”的背景下,权贵可以利用技术手段,通过窃取隐私的方法,肆意打击反对派。这一点确实是“技术进步妨碍隐私权”的体现,但却不能说“技术进步”本身有害。因为在技术进步之前,权贵要一手遮天,更有其它的便利条件。(参见《上》)


为什么说古典自由主义和纳粹主义是“一回事”
  举个例子。
  古典自由主义者不喜欢政府和警察,希望人民自治。
  刘仲敬认为:最好的情况是,如果一个社区有人被穆斯林侵害,整个社会都会去找穆斯林打架。
  这其实也是认真推行古典自由主义的必然结果,但这并不是最终结果。最终结果是:跟穆斯林打架很容易死人。死了人怎么办?
  死了人再找警察?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找警察,就为了死人?
  或者,死了人就跪了?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跪了,就为了死人?
  所以,认真推行古典自由主义的必然结果,就是“如果一个社区有人被穆斯林侵害,整个社会都会去打杀穆斯林”。因为你得把他们打杀怕了,才能吓阻住他们;轻描淡写的“打架”绝对是没用的。

  这就是走向法西斯主义(纳粹是法西斯的极端形式)的第一步。法西斯主义的基础,就是“法西斯民团”,即在政府不能维持法律和秩序的情况下,人民组织起来自卫。
  由于民团手中的资源远比政府匮乏,它要比政府更有效(不更有效,要它干啥),就只能省略那些不是绝对必要的程序,例如民主程序和法律程序,直接对敌人下手。

  自治与民团的关系如此,自由与纪律的关系也如此。
  因为古典自由主义者不像保守主义者那样注意遏制变化,就更容易招致新事物副作用的危害。
  这些危害一旦产生,如果断然采取纪律手段予以遏制,也等于向法西斯或纳粹主义靠近了一步。

  如果说古典自由主义者往往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法西斯或纳粹,那是因为他们不肯承担责任,或者说怂。就是说,他们把坏的东西请进来,却不肯采取断然措施予以解决。
  当然,我得承认,采取断然措施,把自己变成法西斯,也不是什么好事。
  但他们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保持警惕呢?

  即便我们不得不接受新事物,我们也要从一开始就保持警惕,并尽可能的对其影响予以迟滞。
  这就是保守主义。

  最后说一下:本文没提自由主义或者自由派。因为自由派和共产党的区别,看起来是越来越小了。在1月6日华盛顿的冲突中,那些此前主张削减警察经费的民主党议员们,却赞扬警察为他们挡住了川普的支持者。就是说,警察不应该用来保护守法居民反对犯罪,而应该用来保护权贵对抗反对派。
  说白了,如果是古典自由主义者,他们倒可能直接在抗议者面前逃走,而不是让警察施暴来保护自己。这种态度还值得一论。自由派的态度,根本就不值得论。

TOP

点赞NK新年大作!

上中下,总算连载over了
提醒:
步兵是无码,有码就是骑兵。俺发的贴子,除非注明“推荐”或“经测试”,1080p/720p都是瞎蒙的。
受限于带宽、精力和硬盘空间,下载链接都做不到挨个测试,对于合集内视频截图更是只能欠奉。
另外,推荐【迅雷11】http://yangtai.xunlei.com/?cat=74,
最后,倡导佛系下载,甭纠结,保持平和心态,一切随缘吧。

TOP

  如果是想在外边偷情而不被老婆发现,随着技术进步,这种隐私权必然大打折扣。但技术进步无法避免的危害也主要限于这类情况。
==================
显然我们要担心的主要不是这个 ,一般人根本没有那个资源侵犯别人隐私,棱镜计划之类的玩意儿才是我们觉得可怕的,在前数字时代,政府不可能掌控每个人的行踪轨迹,现在,政府连你电脑上点开个什么程序都知道(苹果 OCSP事件)。最离谱的是,这种透明是单向的,你要不是特意关注,根本不会发现监控到了什么地步。

TOP

顺便再说两句,我认为约束最重要的是来源,是自我施加的,还是别人强迫的,模糊掉这一点,讨论“劳动使人自由”就有点说不清了,好像某个健身APP的slogan就是“自律使我自由”来着

实际上,健身和搬砖都是体力劳动,前者需要花钱,后者如果不是强迫的话还能挣钱
所以顺着自己的意思来和顺着别人的意思来是有很大区别的。当然,如果心态调适得好一点,可能痛苦会少一点 但这又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规范的问题就是它是别人施加的,如果它有相当的合理性,那么我们还可以把它看作人对自然规则的叙述而接受(比如交通规则,实验室规则);如果没有那样的合理性,那不就是精神痛苦之源吗?

TOP

回复 3# ||| 的帖子

  其实,江胡的时候,共产党对QQ之类工具也完全可以监控。
  但当时他们不管。只要你不搞事(游行示威之类),你骂共产党他们最多也就是封群,而且是骂得太热闹以后。
  你只要搞事,不管多小,马上有电话打给你(这足以说明他们什么都知道)。

  所以,只要政府还略微正常(江胡政府最多也就是略微正常),隐私权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当然,你想反抗政府总是不行的。但如果我们能理解反抗这个事,本来就需要统治阶级自己出问题,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TOP

  我以为“纪律使人自由”和“自律使我自由”这两者的差别还是挺大的。
  很多纳粹分子或者纳粹的外围支持者,都被指为,甚至主动承认,他们无法习惯于自由。
  他们所希望的,是一种“免于自由的自由”。
  因为自律这件事,是大多数人所办不到的,自律就等于不律。
  反纳粹人士就是从这个逻辑切入的,意在指出纳粹分子的素质低下,然而,事情远比这个复杂。

  例如,尽管我觉得,我对“实验室安全规则”这类东西,还是能自律的,但我的安全仍然和别人有关,我自律别人不自律,我还是不安全。所以,在必要的时候,我还得拿纪律去找别人的茬儿。
  实验室如此,社会就更如此。
  如果人人都能自律,实现共产主义得了,还说什么别的呢?

  所以我坚决认为“纪律使人自由”,“自律”一般没用。

  至于具体的纪律是否合理,那就取决于统治者是谁了。

引用:
原帖由 ||| 于 2021-1-14 14:20 发表
顺便再说两句,我认为约束最重要的是来源,是自我施加的,还是别人强迫的,模糊掉这一点,讨论“劳动使人自由”就有点说不清了,好像某个健身APP的slogan就是“自律使我自由”来着

实际上,健身和搬砖都是体 ...

TOP

回复 5# nkpoper 的帖子

教父小说里面,唐就不装电话,所以QQ监控倒是可以想象
我记得当年还有个段子,说有个叫王丹婷的女大学生死在QQ上,阴魂不散,所以这个名字发不出去

隐私权这个事儿坏在它是正反馈的,人们让渡一点,政府就拿走一点,社会就适应一点,恶性循环,新生的一代人恐怕已经对人脸识别之类没什么感觉了,要不了多久,就会走到不可想象的地步

TOP

回复 6# nkpoper 的帖子

我觉得吧“自律这件事,是大多数人所办不到的,自律就等于不律。”这话大体是对的
但是那句话叫什么来着,虽然我没成功,但是我也没努力呀
但是换成别人替我自律,就成了:虽然我努力了,但是别人成功了呀

当然,像酒驾和实验室安全守则之类,本质上还是影响到了别人……我个人感觉那个属于自然规则的人为叙述,可以接受的

TOP

引用:
原帖由 ||| 于 2021-1-14 20:27 发表
教父小说里面,唐就不装电话,所以QQ监控倒是可以想象
我记得当年还有个段子,说有个叫王丹婷的女大学生死在QQ上,阴魂不散,所以这个名字发不出去

隐私权这个事儿坏在它是正反馈的,人们让渡一点,政 ...
   个人隐私这个事,其实是两难。
  如果政府尊重隐私,那不是因为它不想扩大权力,而是它想煽动暴徒来威胁人民,或者至少是舞弊。这就是西方国家和美国眼下办的事。
  例如,竞选舞弊这个事,就跟保护隐私有关。
  所以,我以为这个事还是得从大处考虑,那就是统治阶级本来就可以掌控一切。不管是有没有技术进步,也不管是有没有隐私权。

TOP

引用:
原帖由 ||| 于 2021-1-14 20:37 发表
我觉得吧“自律这件事,是大多数人所办不到的,自律就等于不律。”这话大体是对的
但是那句话叫什么来着,虽然我没成功,但是我也没努力呀
但是换成别人替我自律,就成了:虽然我努力了,但是别人成功了呀 ...
  虽然,纪律和自律也是两难。
  但是,当代社会的真正弊病,不是对人民严厉,而是对中间阶层严厉,对底层宽容。
  当然,在中国大陆,这一点并不明显。
  但以当前论,中国大陆的崩溃速度,是否也比欧美更慢?

  简言之,对于犹太统治集团来说,纪律和自律是被他们反着用的。对于底层的犯罪,他们寄希望于自律;而对于中间阶层的言论,他们规定严苛的纪律。

TOP

引用:
原帖由 nkpoper 于 2021-1-14 20:41 发表
   个人隐私这个事,其实是两难。  如果政府尊重隐私,那不是因为它不想扩大权力,而是它想煽动暴徒来威胁人民,或者至少是舞弊。这就是西方国家和美国眼下办的事。  例如,竞选舞弊这个事,就跟保护隐私 ...
美国可没尊重隐私啊,棱镜计划可是真的
选举舞弊这个我觉得和隐私关系不大,想编理由他说奥特曼不让验证身份也行

btw,我对社会上有点犯罪到没啥太大的意见,倒是觉得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蛮可怕的

TOP

回复 11# ||| 的帖子

  我觉得除了隐私权,他们还没别的理由不让验证身份。
  政府如果不肯控制犯罪,那一定它要利用罪犯来钳制良民。
  当政府要推行左翼政策的时候,必然要通过鼓励犯罪,来论证左翼政策的必要性:你们反对发福利,就得忍受犯罪。

TOP

回复 12# nkpoper 的帖子

疫情不就是最现成的
只要远程投票,就没办法验证,总不能附点血样毛发吧?
那样民主党就该“当街剪人发辫”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 于 2021-1-15 10:25 发表
疫情不就是最现成的
只要远程投票,就没办法验证,总不能附点血样毛发吧?
那样民主党就该“当街剪人发辫”了
  要想核实当然可以核实了。
  按手印,留底,事后可以随便核实。

TOP

回复 14# nkpoper 的帖子

技术上复杂啊,比如手印蹭花了还算不算?

不过要真是投票机都有假,讨论这些细节还有什么卵用?

要真一人一票,还真得编户齐民,一人一个ID

TOP

引用:
原帖由 ||| 于 2021-1-15 11:19 发表
技术上复杂啊,比如手印蹭花了还算不算?

不过要真是投票机都有假,讨论这些细节还有什么卵用?

要真一人一票,还真得编户齐民,一人一个ID
  所以说是两难吗。关键不在于保护隐私与否,也不在于技术进步与否,而在于谁掌权。

TOP

回复 16# nkpoper 的帖子

技术上不难啊,其实应该就是密码学那套东西,数字签名啥的,一出生发个私钥,出生的时候总没犯罪吧,投票就用这个签名,但是要提前布局,突然出现这样的局面,任何手段都不好用,更别说有人存心使坏

TOP

回复 17# ||| 的帖子

  肯定有人存心使坏啦。
  私匙怎么投票,且可以核实,我暂时没想清楚。

TOP

回复 18# nkpoper 的帖子

就是把结果电子签名一下呗,当然人死了怎么办,还有被偷了怎么办都是问题
身份验证其实是两个问题,1.这个人有资格投票
2.我是这个人
电子签名在理想情况下,能解决2
至于1就要非常复杂的行政行为保证了(如果不损害公民权的话)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