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每日一贴四三:自由主义之恶,自由精神不是教育出来的,而是放任出来的

每日一贴四三:自由主义之恶,自由精神不是教育出来的,而是放任出来的

  除了暴力威胁,没有什么在剥夺自由精神方面,比教育更有效了。
  当然,教育可以带来社会进步(经济进步),在生存压力面前疲于奔命的落后群落,只能严守其世代相传的生存规范而完全缺乏自由。
  但这是两回事。
  这就如同我们学习汽车驾驶,可以让我们获得更多的行动自由,但同时,交通规则也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所面对的最刻薄的规则。例如,如果我们饮酒后上班,只要别喝醉,对于大多数职位是没太大妨碍的;但驾车却是绝对不行的。

  教育只能通过提升社会发展水平的方式来间接的推进自由,而且,这种推进到底能否实现,也说不定。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无疑获得了更多的自由。但文明的发展,也可能为“他们”剥夺我们的自由提供便利。
  从教育的直接效果上看,它无疑会带来剥夺自由的结果。自由派津津乐道的“自由精神”的教育,危害尤大。因为有功利性的教育,还可以被指望着能通过推动社会发展以间接有利于自由,“自由精神”的教育有什么用呢?
  如果学生必须表现出“自由精神”才能获得分数;他是自由了,还是被束缚了?如果无关分数,只是用无休止的灌输方式,对学生洗脑;他是自由了,还是麻木了?

  当然,自由精神与科学精神相似。人们想在科学方面有所建树,必须思维灵活,不能陷入定式。相似不等于是一回事。自由精神偏重于立场,而科学精神偏重于方法。用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这一点:自由精神指的是,你可以相信“黑命贵”,也可以反对“黑命贵”。而科学精神指的是,以自由派论,就是用灵活多变的方法对公众洗脑,替暴徒洗地,以实现宣传“黑命贵”的目的。

  话说到这里,我上面的话是否自相矛盾?我上面最后这一段说的难道不是“自由精神挺好”吗?
  呵呵。是挺好,但也没矛盾。

  自由精神挺好,但它不是教育出来。
  也许有人说了,难道我们不可以泛泛而论的教育人们要宽容吗?
  人们未必要宽容。人们当然可以嫉恶如仇。只不过,人们无权用公共权力打压异己罢了。就是说,你作为老师、校长或者更高一级的教育主管者,你也可以支持黑命贵,吹捧无产阶级,但你无权利用公权力打击反对派(从降低评分到开除),也无权利用公权力进行洗脑。
  因此,这里没有“自由精神教育”的事。如果说这个地方跟教育有什么关系,应该进行的也是法制教育。而且,重点也不在教育上,因为在这个地方上,首先要有法制,然后才谈得上法制教育。正如要有交通规则,才有交通规则的教育和学习问题。
  关于言论自由的法律问题,可以参见《每日一贴四一:缺乏言论自由传统的知识分子,现代,四大自由之言论自由》。

  至于说,实现法制之前该怎么办?
  纳粹德国的时候,没有法律保护犹太人的利益乃至生命,别的人应该怎么办?
  能够行善的时候行善。不敢行善的时候(绝大多数情况如此),就别作恶呗。看到犹太人,采取一种放任的态度,装没看见,就是了。放任犹太人的存在,既是有适当法律的国家人们应有的状态,也是没有适当法律的国家人们应有的状态。

  对犹太人如此,对自由精神也如此。自由精神不是教育出来的,而是放任出来的。

TOP

邪恶的教育有两类:一是不让公众接受教育,比如秦始皇的暴政,二是强迫公众只接受一种教育,比如毛泽东的恶政

TOP

回复 2# miracle.cn 的帖子

  毛泽东不过是最终形态。
  知识青年在五四运动时,就已经用打人放火的方式震慑异己了。
  当今美国左派(自由派)也处于这种状态。

  此外,也没人不让公众接受教育。以儒家体制下的情况论,只要你出钱,就可以接受教育。
  以扩大政府职能的方式扩大教育范围,固然有其好处,但从其直接效果上看,却无疑是在危害自由。
  至于其间接效果,即提升社会经济水平,并以此间接有利于自由,是否能兑现,也取决于社会被谁主导。如果社会被左派主导,他们掌握的资源越多,他们剥夺我们自由的能力就越强。

TOP

沙发,坐坐、

TOP

发新话题